論銅鼓蘇區武裝斗爭的發展及對湘鄂贛蘇區的貢獻
來源:《黨史文苑》2017.05        發布時間:2017-04-22
  李中華   彭志中
(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 江西南昌 330036)
 ?。壅?要]銅鼓蘇區是湘鄂贛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湘贛邊界秋收起義的巨大影響和紅五軍的直接幫助下,銅鼓蘇區的武裝斗爭得以蓬勃發展。無論在大革命的醞釀時期,還是在土地革命戰爭初期、蘇區全盛時期以及三年游擊戰爭時期都有其鮮明特征。銅鼓蘇區武裝斗爭為湘鄂贛蘇區的發展鞏固作出積極貢獻,奠定了銅鼓在土地革命戰爭史上的重要地位。
 ?。酃丶剩?/strong>銅鼓 湘鄂贛蘇區 武裝斗爭 貢獻
 ?。圩髡嘸蚪椋?/strong>李中華(1969—),男,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調研員,碩士,研究方向:中共黨史;彭志中(1977—),男,中共江西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科員,碩士,研究方向:中共黨史和江西地方黨史。
 
  銅鼓位于江西省西北部,北抵修水,西靠平江瀏陽,東南與萬載、宜豐、奉新相連。銅鼓境內崇山峻嶺,溝壑縱橫,西有逶迤 200 多里的大溈山,南接羅霄山脈,北靠幕阜山,地勢十分險要。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銅鼓曾經是湘鄂贛蘇區的政治中心,中共湘鄂贛省委、省蘇機關兩次遷駐銅鼓,使銅鼓一度成為領導指揮湘鄂贛革命斗爭的中樞。銅鼓的武裝斗爭在開拓蘇區中不斷發展壯大,也經歷了不少曲折。銅鼓蘇區的武裝斗爭為湘鄂贛蘇區的創建和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使銅鼓蘇區成為湘鄂贛蘇區的腹地和紅五軍、紅十六軍(師)等工農紅軍及地方革命武裝開展革命斗爭的重要依托。
  一、銅鼓武裝斗爭發展的基礎條件
  銅鼓有著光榮的革命斗爭傳統。五四運動時期,全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浪潮迅速波及銅鼓,奎光小學、至誠小學的進步師生及縣城居民積極聲援五四運動,并舉行愛國游行示威活動。大革命時期,在共產黨人推動下,全縣工農革命運動風起云涌。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在秋收起義的巨大影響下,在紅五軍的直接幫助下,銅鼓的革命斗爭蓬勃發展。
 ?。ㄒ唬┐蟾錈貧陸⒏錈渥暗某⑹?。大革命時期,銅鼓先后建立過 3 支革命武裝。1926年11月,由中共銅鼓支部領導的縣總工會籌備委員會組建了工人糾察隊,隊員 100 余名,全系縣城工會會員。工人糾察隊由縣總工會負責人賴懷愷、劉志先、劉虎臣等直接指揮,使用鳥銃、梭鏢、大刀等武器。工人糾察隊執行維護縣城革命秩序、向土豪劣紳派捐等任務。1927年6月,在銅鼓國民黨右派背叛革命的“六四”事變發生后,上莊紙工會聯合上莊農協會,組建了360人的工農義勇隊。紙工會會長曾春皆任總指揮,以繳獲和自制的梭鏢、大刀、松樹炮為武器。1927年6月19日,以膽坑為中心的第七區建立了農民自衛軍,擁有 36 支步槍、4 門臺炮,以及千余梭鏢、鳥銃、大刀等武器,七區農會會長李建康任總指揮。雖然這3支革命武裝在國民黨新軍閥的血腥清鄉中相繼解體,幾位領導人亦慘遭殺害,但是他們的英勇斗爭沉重打擊了封建軍閥和國民黨右派勢力,它是銅鼓蘇區武裝斗爭的先聲,鍛煉了革命群眾,為銅鼓蘇區武裝建設奠定了良好基礎。
 ?。ǘ┫娓穎囈縝鍤掌鷚宓木藪笥跋?。1927年9月,毛澤東親臨銅鼓領導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同時直接指揮第三團的起義工作(前身是瀏陽農軍)。第三團進攻銅鼓縣城,擊潰守軍,繳槍20余支,打開監獄營救出10余名革命者,幫助恢復部分工會農會的活動。在秋收起義的巨大影響下,銅鼓黨組織和工農群眾踴躍參加斗爭,100多名青壯年參加起義部隊;工農會骨干袁玉輝、傅道源、王槐坤等人幫助起義部隊偵察敵情,引導部隊深入鄉村追剿反動武裝,活捉并鎮壓了靖衛團大隊長帥尚奎,清算了帥亞農等數家豪紳地主,處決了劉文先等幾名罪惡昭彰的豪紳惡霸。秋收起義部隊進軍湘東時,上莊、英坑等地工農武裝配合起義軍,參加了攻打瀏陽白沙、東門的戰斗。秋收起義的偉大斗爭在銅鼓播下了不滅的革命火種,對銅鼓蘇區的武裝斗爭有著直接而深遠的影響。
 ?。ㄈ┖煳寰鬧苯影鎦?。1928年7月,彭德懷、滕代遠領導發動平江起義, 創建了工農紅軍第五軍。紅五軍轉戰江西,曾數次攻克銅鼓縣城。在創建和發展湘鄂贛蘇區的革命斗爭中,紅五軍與銅鼓黨組織及蘇區工農群眾緊密結合, 在全縣范圍內開展打土豪斗爭, 幫助建立紅色政權和游擊武裝。9月17日,紅五軍黨委和平瀏修銅四縣縣委在銅鼓幽居召開聯席會議,建立了中共湘鄂贛邊特委?;岷?,紅五軍向銅鼓蘇區“發給相當武裝自衛”[1]P47。紅五軍進占銅鼓,不但使銅鼓蘇區紅色政權得以鞏固和發展,而且為銅鼓蘇區的武裝建設創造了優越條件。
  二、銅鼓武裝斗爭的形成發展階段
  銅鼓武裝斗爭經歷了土地革命戰爭初期、蘇區全盛時期以及三年游擊戰爭時期三個階段,三個階段各有其鮮明特征。
 ?。ㄒ唬┩戀馗錈秸跗?。土地革命戰爭初期是銅鼓武裝斗爭的初始階段,這一時期革命力量還比較弱小,還沒有形成正規的武裝,只有蘇區赤衛隊、少先隊的一些準軍事組織,以及在此基礎上建立的游擊隊等。經歷了國民黨右派的血腥屠殺政策后,中共銅鼓地方組織一直非常重視建立自己的武裝。1928年2月,里半天、柏樹一帶的黨組織,在平江游擊隊的幫助下組建了200 余人的梭鏢隊,王翰垣任黨代表,王書福任隊長。同年3、4月間, 銅鼓黨組織創始人之一樊任民和幽居農會骨干王季民在幽居組織了一支紅色恐怖隊,樊任民任黨代表,王季民任隊長。1928年4月,中共銅鼓臨時縣委成立后,開始醞釀建立銅鼓蘇區武裝。8月上旬,根據中共中央“赤衛隊宜廣大發展”[1]P79,“在湘贛邊境造成一個割據的局面”[1]P24,以及中共湖南省委關于“蘇維埃政府之下的民眾,人人應負赤衛的責任”[1]P 91-92的指示精神,中共銅鼓臨時縣委將原里半天、柏樹、幽居一帶的梭鏢隊和紅色恐怖隊改為赤衛隊, 并將赤衛隊組織擴大到北起幽居祖莊、南至高橋一帶的廣大地區。從1928 年秋冬起,隨著銅鼓蘇區的形成、擴大,蘇區內24至40歲的青壯年男女編組為赤衛隊,16至23歲的青少年編組為少年先鋒隊。 至1929年8月,銅鼓正式建立了7個區委,赤衛軍共 12500余人。 至1931年底,少先隊的人數發展到1784人,作為蘇區武裝后備力量的兒童團亦有1455名[1]P635。
  群眾性的赤衛隊分為常備、預備兩種,各區都有赤衛隊區隊部的組織。此時的區隊即區游擊隊,例如:第一區于1929年3月組建區游擊隊,劉坤任隊長;第二區于1929年4月組建區游擊隊,王青山任黨代表,劉仲任隊長;第六區于1929年4月組建區游擊隊,鄒勇任黨代表,劉彪任隊長;其余三、五、七、八區游擊隊亦先后建立。然而,此時的銅鼓赤衛隊亦存在不少缺點:沒有設立總隊,隊數分得過多,過于分散,編制不劃一,每區有槍兩支至十余支不等,“槍支過少,不能與敵人作戰,失掉赤衛隊作用”[1]P218。因而這一時期銅鼓只是具備了武裝組織的雛形,還沒有形成比較正規的地方紅軍。
 ?。ǘ┧漲⑹逼?。隨著湘鄂贛蘇區不斷鞏固與發展壯大,銅鼓蘇區的武裝斗爭也進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1931年秋,湘鄂贛省蘇維埃政府成立軍事部作為武裝斗爭的領導機構,銅鼓蘇區亦相應成立了縣、區兩級軍事部。以銅鼓蘇維埃政府軍事領導機構的成立為標志,銅鼓蘇區形成了蘇維埃軍事部、地方紅軍、赤衛軍、警衛營、政治保衛局保衛隊和突擊隊等組成的武裝力量組織體系。
  1.蘇維埃軍事部。據《銅鼓縣志》記載:為配合湘鄂贛省蘇維埃政府建立軍事部,銅鼓蘇區亦相應建立縣、區兩級軍事部。首任縣蘇維埃軍事部部長劉漢吾, 副部長湯顯生, 繼任部長有王興周、王笑成、嚴幼賢等人。銅一區軍事部部長王笑成等人,銅二區軍事部部長樊均全等人,銅三區軍事部部長邱壽仁等人。縣、區軍事部建立后,蘇區武裝的軍事工作受軍事部指揮[2]P195。此外,1931年建立少年先鋒隊銅鼓縣總隊部、勞動童子團縣團部(后改稱為共產主義兒童團縣團局),前期縣少先隊隊長由縣軍事部部長兼任。
  2.蘇區地方紅軍。銅鼓地方紅軍最早可以追溯到1929年5月在梁塅組建的縣游擊大隊 , 李純卿任大隊長,縣委書記張邁兼任政委。游擊大隊有100余人,80多支槍。同年10月,全隊編入紅五軍。1932年1月,銅鼓縣重新組建游擊大隊,有100 余人槍,大隊長馮秀其,政委陳宅梵(后由劉光武接任)。同年 9 月 6 日,馮秀其在進攻排埠的戰斗中英勇犧牲, 袁生繼任大隊長。1932年10月,游擊大隊改編為中國工農紅軍銅鼓縣獨立團,團長曾指南(繼任周一),政委王興周(繼任邱鳳梧),官兵200多人,槍36支。1933年上半年,銅鼓縣獨立團發展到 30余人,200 多支槍。同年秋,銅鼓縣獨立團從修水作戰回銅鼓,途經修銅邊境過水坳時遭到游揚所率縣警察隊和國民黨正規軍伏擊,損失慘重。這年冬,銅鼓縣獨立團編入中國工農紅軍湘鄂贛邊獨立第一師。
  3.銅鼓赤衛軍。1929年12月,湘鄂贛邊赤衛軍銅鼓縣第三大隊于幽居樟坑組建。大隊長江海生,繼任大隊長袁生,樊任民、林樹春、黃梓香先后任政委。初有100余人,40 多支槍,后發展成為擁有300余人、近200支槍的隊伍。赤衛軍隸屬關系“歸邊特指揮,同時歸各縣委指揮”[1]P218。1930年6月,調出部分人槍編入湘鄂贛紅軍獨立師。1931年5月, 銅鼓赤衛軍奉湘鄂贛省軍區指令開至排埠接受整編,調出大部分人槍編入紅十六軍。
  4.銅鼓縣警衛營。1931年5月,根據中共湘鄂贛省委指示,湘鄂贛邊赤衛軍銅鼓第三大隊的一部分在梁塅改編為銅鼓縣警衛連,有50人,30支槍,連長樊映雪(后叛變),指導員吳泛舟。1931年10月,銅鼓警衛連奉命擴編為警衛營,人槍100余,營長江海生,政委樊任民,后由黃梓香繼任。193年初冬,警衛營奉令開赴修水,編入紅十六軍;同年年底,銅鼓縣委將各區游擊隊集中改編,恢復警衛營建制。
  5.銅鼓政治保衛局保衛隊。1932年4月,銅鼓蘇區組建政治保衛局保衛隊,保衛局長張兆平兼任隊長,后由葉勛、方兆生繼任政委。初成立時,保衛隊有隊員14人,槍10支,后增至約70人槍。至1933年冬,保衛隊尚存30余人槍。
  6.銅鼓縣蘇維埃突擊隊。1933 年冬,縣蘇從各區抽調20余人,十幾支槍組成銅鼓縣蘇突擊隊,排埠人帥揚彪任隊長,繼續堅持武裝斗爭。
 ?。ㄈ┤曖位髡秸逼?。1933年秋國民黨發動第五次“圍剿”后,國民黨軍在銅鼓、瀏陽、平江三縣邊界上筑起三道封鎖線,先后修建各類碉堡100余座,對湘鄂贛蘇區進行分割、蠶食。1934年,隨著反“圍剿”戰爭的節節失利,中共湘鄂贛省委為了應對隨之而來的游擊戰爭的客觀環境,在銅鼓蘇區邊境一帶先后組建了溈山工作團、修銅及平修銅縣委縣蘇、修銅宜奉邊特委及東北分區,同時也相應組建了游擊武裝組織。這些武裝組織堅持開展了艱苦卓絕的三年游擊戰爭。
  1.溈山游擊隊。始建于1934年春的溈山工作團,同時又是溈山游擊隊,隸屬于瀏陽縣委、縣蘇。工作團主任黃彪兼任溈山游擊隊隊長,游擊隊政委劉光武。溈山游擊隊有14人槍,以大溈山為據點,在原排埠區開展斗爭。
  2.修銅游擊隊。1934年8月組建,隊長吳春滿,主要活動在修銅邊境大龍山區,以及銅鼓的幽居、港口一帶和修水的臺莊、上杉、山口、漫江等地。
  3.平修銅游擊大隊。組建于1934年10月,對外稱“湘鄂贛省軍區第五支隊”。大隊長付彪,人槍百余,主要活動在平修銅三縣邊境三百余里的地域。
  4. 東北分區游擊大隊。始建于1936年9月,陳強生、吳嘉民先后任大隊長,吳嘉民、劉珍吾先后任政委,全隊五六十人。主要活動于修銅宜奉邊境及奉新、高安、靖安邊境山區, 以銅鼓龍門山、修水黃沙港和奉新茅嶺為據點。
  上述游擊武裝中,溈山游擊隊堅持戰斗到1936年冬,大部分壯烈犧牲。修銅游擊隊后編入平修銅游擊大隊,同東北分區游擊大隊一直堅持斗爭到1937年秋。全面抗戰爆發后,國共實現第二次合作,這幾支隊伍下山改編為抗日游擊支隊,奔赴抗日戰場。
  三、銅鼓武裝斗爭的歷史作用及對湘鄂贛蘇區的貢獻
  銅鼓蘇區武裝斗爭是湘鄂贛蘇區武裝斗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開拓蘇區、鞏固發展蘇區的斗爭中,取得光輝戰績,發揮了重要作用,確保黨組織在銅鼓蘇區的領導地位,確保蘇維埃政權在銅鼓蘇區建立和發展,確保蘇區人民當家做主的權益。銅鼓蘇區武裝斗爭對湘鄂贛蘇區的發展鞏固也作出了積極的貢獻,奠定銅鼓在土地革命戰爭史上重要的歷史地位。
 ?。ㄒ唬┛刮宕畏?ldquo;圍剿”斗爭。銅鼓蘇區創建之后,國民黨軍從1931年1月開始,先后五次對銅鼓蘇區進行“圍剿”。銅鼓蘇區武裝力量在中共銅鼓縣委、縣蘇的領導和指揮下,先后開展了五次反“圍剿”斗爭,取得輝煌戰績,為銅鼓蘇區的創建、鞏固和發展發揮重要作用。
  1931年1月下旬 ,國民黨軍駐修水 、銅鼓的第五十師發動第一次“圍剿”,準備進攻銅鼓縣委、縣蘇駐地排埠。中共銅鼓縣委、 縣蘇同時派出縣游擊隊和赤衛隊共300多人槍,配合紅十六軍第九師作戰,在西湖塅阻擊敵人。1月24日,銅鼓地方革命武裝配合紅十六軍第九師一舉攻克縣城,殲滅城內守敵;后誘敵深入,又全殲從三都、大塅前來增援的敵民團武裝300多人槍,建立城區和12個鄉蘇政權,勝利粉碎第一次“圍剿”。
  1931年3月,為配合國民黨軍對中央蘇區的“圍剿”, 敵以3個師的正規部隊環視銅鼓并伺機進犯蘇區;與此同時,國民黨銅鼓縣警察隊和保安團也向蘇區進攻。縣蘇游擊大隊和赤衛隊英勇作戰,兩次戰斗均獲勝,并乘勝攻取羅坊、石橋兩個團防點,全殲大塅團防隊。5月21日,國民黨朱耀華部第十八師第五十四旅從萬載向銅鼓縣蘇駐地排埠進攻。 銅鼓蘇區軍民堅壁清野,緊密配合紅十六軍作戰,于6月20日再次攻克銅鼓縣城,銅鼓縣蘇也從排埠遷至縣城柳林街辦公。 紅十六軍在回師石橋時,又全殲石橋保安團。第二次反“圍剿”取得重大勝利,蘇區得以鞏固和發展。
  1931年7月,國民黨調集30萬兵力,對中央蘇區進行第三次軍事“圍剿”。8月,銅鼓反動武裝糾集民團 300多人到豐田箬坪、北坑搶割稻谷,縣蘇游擊大隊會同紅軍一個營進行伏擊,奪回稻谷 200多擔,繳槍幾十支。此外,縣游擊大隊和赤衛軍還在梁塅、幽居擊退王健、游揚兩靖衛團的進攻。25日,敵譚道源第五十師兩個團進駐排埠,修筑工事,圍捕蘇區干部群眾,致使蘇區遭受嚴重損失,縣委、縣蘇機關被迫退往梁塅金子潭,后又退至瀏陽千秋塅。
  1932年6月,國民黨對銅鼓蘇區發動第四次軍事“圍剿”,在銅鼓境內增加駐軍,企圖長期駐守,阻隔銅鼓蘇區與其他蘇區的聯系,從而圍殲紅軍主力。為粉碎敵軍“圍剿”,湘鄂贛省軍區召開軍事會議,制定圍點打援策略,準備拔掉插入蘇區要害的釘子。6月11日,豐田、排埠戰役打響。 經過一番浴血奮戰,繳獲敵大量槍支彈藥和軍需物資,俘虜敵官兵 300 多人,取得第四次反“圍剿”的勝利。
  1933年9月,國民黨政府出動100萬兵力、200架飛機,對各蘇區發動第五次“圍剿”,針對銅鼓蘇區的進攻襲擾隨之也更加頻繁。1934年1月初,敵襲擾銅鼓縣蘇保衛局;下旬,敵進攻排埠。3月,紅軍學校第五分校第三分隊在棋坪附近與敵遭遇激戰。3月20日晚,敵偷襲上莊銅三區區委和區游擊隊。這些進攻和襲擾,使得銅鼓蘇區損失較大,生存維艱。雖然在第五次反“圍剿”斗爭中,銅鼓軍民取得了虎坳戰斗殲敵1個營的勝利,但由于敵重兵包圍,紅軍激戰失利,損失慘重。銅鼓蘇區被敵分割占駐,黨組織遭到破壞,中共銅鼓縣委解體,從此進入艱難困苦的三年游擊戰爭時期。
 ?。ǘ┍N攔趟瘴U?。 武裝斗爭為蘇維埃政權建設保駕護航,這在銅鼓蘇區體現得非常明顯。一方面,解決蘇區黨政機關物資給養。土地革命初期,銅鼓蘇區尚未進行經濟建設,物資來源主要依靠蘇區武裝打土豪籌款。“銅鼓每月所需千余元,來源有著,每月尚可供給邊特及接濟平江數百元之用。”[3]
  后來,縣、區機關物資給養除合作社企業和累進稅有適當部分提成可供使用外,武裝組織到白區、游擊區的繳獲也是重要來源。例如,1929年,縣游擊大隊四次攻打排埠, 均繳獲大批糧食、現金運往蘇區。1931年1月,縣赤色第三大隊第二中隊轉戰修銅宜奉邊區達3 個月之久,不僅繳獲大量槍支彈藥,而且把繳獲的現金、 物資運往銅鼓蘇區。另一方面,保衛蘇區土地革命成果。1932年8月,排埠區群眾正收割稻谷,銅鼓縣警察隊30余人槍糾集民團300多人到豐田箬坪、北坑搶割稻谷。正在這里幫助秋收的縣蘇游擊大隊會同紅軍一個營進行伏擊,奪回稻谷200多擔,繳槍幾十支,勝利保衛了蘇區群眾的農業果實。
 ?。ㄈ┡浜現髁煬髡?。配合主力紅軍作戰是蘇區地方武裝的一項重要任務,銅鼓蘇區武裝多次執行了這一任務。
  1.配合紅三軍團兩次攻打長沙。1930年7月,為配合紅三軍團第一次攻打長沙,銅鼓蘇區按照湘鄂贛邊境特委的通知要求,在排埠成立了第四路赤衛軍指揮部,縣委書記李駿良兼任總指揮,縣蘇副主席湯九倫任副總指揮。第四路赤衛軍指揮部組織了1萬余名赤衛隊員分別編入赤衛、擔架、救護、運輸4個大隊配合作戰,并挑選了1000 名青壯年赤衛隊員加入紅三軍團參加正面作戰。攻占長沙后,李駿良被任命為長沙某區蘇維埃主席。同年 8月,主力紅軍第二次攻打長沙時,銅鼓蘇區同樣組織了1萬余武裝力量配合作戰。
  2.配合紅十六軍攻占銅鼓縣城。1931年1月 27日,銅鼓數千赤衛隊員配合紅十六軍第九師,勝利攻克銅鼓縣城,并全殲企圖反撲的民團武裝,建立城區蘇維埃政府。同年6月20日,銅鼓縣警衛連和數千赤衛隊員配合紅十六軍再次攻占銅鼓縣城,偽縣長唐英國只身逃遁。銅鼓縣蘇機關進駐縣城柳林街辦公。
  3.配合紅十六軍進行豐田、排埠戰斗。1932年6月上旬,根據湘鄂贛省委、省蘇、省軍區的部署,紅十六軍第七師、第九師兩個師和獨立第一師、第二師及銅鼓縣蘇游擊大隊,集中殲滅豐田、排埠之敵。戰前,銅鼓縣蘇游擊大隊派人偵察敵情,同時,銅鼓縣蘇還組織動員了數千赤衛隊員和蘇區群眾擔負支前工作。6月12日,豐田戰斗先行打響,在銅鼓地方武裝的積極配合下,戰斗取得重大勝利,全殲守敵1個加強營。接著,紅軍對排埠守敵發起總攻,敵軍憑借堅固工事頑抗。在紅軍強大攻勢下,敵軍死傷慘重,殘敵乘我軍休整之機逃離排埠。戰斗結束后,銅鼓蘇區與萬載蘇區即連成一片。但是,紅軍亦傷亡重大,犧牲數百人。
 ?。ㄋ模┐蟯ㄋ漲煌ㄏ?。1928年至1931年,銅鼓蘇區武裝力量開辟了銅平、銅瀏、銅修、銅萬邊界若干條交通線,使銅、平、瀏、修、萬等縣蘇區連成一片。同時,初步打通了排埠至修銅宜奉邊區的交通線。1932年1月,中共銅鼓縣第三次代表大會在幽居祖莊召開,決定實施向東南發展,與修銅宜奉邊根據地打成一片的計劃。同年2月,銅鼓縣委、縣蘇派遣縣游擊大隊執行這一艱巨任務。游擊大隊從銅鼓港口鄉出發,沿修銅邊境雙港、交古,銅鼓境內西六、茶山、古橋、帶溪,轉戰到修銅宜奉邊的麻洞、找橋、甘坊、逍遙等地,然后經黃崗口、坪田、血樹坳、竹山尾回至銅鼓縣蘇駐地梁塅。歷時一個多月,終于打通了銅鼓蘇區至修銅宜奉邊區兩條交通線。 游擊大隊沿途打擊反動勢力,襲擊古橋等民團局,繳槍 20 支,子彈2000 余發 ;沿途進行細致的群眾工作,在交通線上建立良好的群眾基礎。這兩條交通線以后長時間成為省委交通隊經常往返的主要路線,成為第五次“反圍剿”失利后省級機關在龍門山突圍、西遷至平江黃金洞的路線。
 ?。ㄎ澹┪髁煬慷猶峁┛煽康暮蟊副?。十年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銅鼓蘇區每年都有工農分子補充到主力紅軍。銅鼓蘇區人民積極響應中華蘇維埃中央政府關于“堅決保衛蘇維埃政權”的號召,開展擴紅運動,支援革命戰爭,涌現了許多父母送子女、妻子送丈夫、兄弟爭當紅軍的動人場面。192年,彭德懷率領紅五軍攻占銅鼓縣城,其后每天有數百人參加紅軍。1930年6月,紅三軍團攻打長沙,銅鼓縣委、縣蘇組織動員1萬余人參加戰斗,其中數以千計的赤衛隊員和游擊隊戰士編入紅軍隊伍。同年7月,銅鼓五區組建 10 個赤衛中隊共500余人,編入紅十六軍第九師。1931年4月,根據湖南省蘇維埃政府《關于選送志愿新兵擴大紅軍組織造成紅軍鐵軍爭取革命勝利》通告精神,銅鼓縣蘇向紅軍部隊輸送 200 名新兵。1928至1934年,高橋鄉先后有 265 人參加工農紅軍。1934年冬至1935年春,全縣動員1500多名青年參加紅軍,編入紅十六師第四十七團。據不完全統計,十年土地革命戰爭期間,銅鼓蘇區由地方黨和蘇維埃政府組織加入主力紅軍、由縣級武裝直接編入紅軍的人數達1萬多人[2]P197。蘇區武裝組織先后6次編入主力紅軍并重編或補充隊伍,為中國工農紅軍發展和新四軍組建作出了巨大貢獻。
  綜上所述,銅鼓蘇區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開展長期艱苦卓絕的武裝斗爭,有力地打擊了反動勢力;不遺余力地開辟、發展和建設蘇區,鞏固了蘇維埃政權。在開拓和建設銅鼓蘇區乃至湘鄂贛蘇區的革命歷史中,銅鼓蘇區武裝充當革命斗爭的堅強柱石,建立了不朽的功勛。 可以說,沒有蘇區的武裝斗爭,就沒有蘇維埃政權的存在,就沒有革命根據地的發展,也就沒有革命的最終勝利。
參考文獻:
[1]湘鄂贛革命根據地文獻資料(第1輯)[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
[2]銅鼓縣志(上卷)[M].北京:方志出版社,2013.
[3]湖南省委巡視員夏尺冰巡視湘鄂贛邊境各縣工作的總報告(1929年7月25日)[B].江西省檔案館所存抄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