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陜革命根據地寧強蘇區的創建及其歷史貢獻
來源:《陜西黨史》(2016年第9期)        發布時間:2016-10-14
   胡華秀
  寧強原名寧羌,是“陜南星火初萌地”,無數的革命先烈創造了可歌可泣的革命史實,留下陜南革命史上四個“第一”:1927年春,陳錦章創建陜南第一個黨組織——中共大安小組;1930年10月,王述績等人在寧羌城內建立陜南第一個縣委組織——中共寧羌縣委;1932年12月,佘定周、王明新來寧羌建立陜南第一個農村黨支部——中共簡池溝支部;1935年2月,陜南戰役在寧強打響第一槍,“寧羌之戰”告捷,1982年被國家民政部劃定為二類革命老區。
  1933年6月,紅四方面軍在收復通江、南江、巴中之后,乘勝西進,解放了旺蒼、廣元大部分地區,兵分兩路陸續進入寧強,在寧強縣內建立蘇維埃政權,將活動范圍擴展到陜南五縣,在川陜兩省形成了覆蓋四川巴中、達州、南充、廣元和陜西寧強、鎮巴、西鄉、勉縣、南鄭五縣全國第二大赤色區域——川陜革命根據地。寧強蘇維埃建立后,在紅四方面軍和川陜省委的領導下,寧強黨政軍民展開了艱苦卓絕的土地革命斗爭,為中國革命事業和川陜革命根據地的發展和壯大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和犧牲。
  一、川陜革命根據地寧強蘇區的創建
  1933年6月上旬,紅四方面軍在四川通江、南江、巴中等地粉碎國民黨二十九軍田頌堯部“三路圍攻”后,乘勝西進,解放了旺蒼、廣元大片地區,根據地擴大到寧羌的毛壩河、關口壩、茅坪溝等地,部分紅軍分別從旺蒼和廣元陸續到達寧強的毛壩河、關口壩、茅坪溝等地,進行游擊戰。8月12日,為牽制廣元敵軍,紅三十一軍一千余人向寧強進擊,住關口壩。在毛壩河、關口壩、茅坪溝剿匪、打擊土豪劣紳。
  1933年8月下旬,紅軍一部配合游擊隊奇襲寧強,乘孫蔚如部二十八軍換防之際,將派駐寧強警衛團一個營一舉殲滅,縣偽軍棄城逃跑。紅軍由南門順利進城,搜查了偽政府,砸開了敵監獄。在城內外張貼標語,宣傳紅軍政策。在返回關口壩途中,路徑茅坪溝時,活捉民團頭子王三奎和首士劉永成,對王三奎教育釋放,將劉永成押往四川李家壩處決。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擴大了紅軍的政治影響。
  1933年8月23日,紅軍在關口壩進行建政活動,建立了寧羌第一個鄉蘇維埃政權——鄉蘇維埃政府。鄉蘇維埃政府建立后,組建了游擊隊、赤衛隊。接著為了“收緊陣地、誘敵深入”,大部隊陸續撤離寧羌。九月中旬,紅四方面軍總部為“收緊陣地,誘敵深入”,將關口壩紅軍撤走。
  1933年11月初,紅四方面軍在川北反“六路圍攻”開始,紅三十七軍二七六、二七八兩個團,分布在川陜交界的毛壩河、三道河、干河壩、蒙小潭一帶,以防陜南敵軍進犯。
  1934年9月,反“六路圍攻”取得重大勝利,紅軍又回到寧強收復原有根據地,活動范圍擴大到牢固關、回水河一帶。1934年10月,在茅坪溝鄉羊巷子成立了蘇維埃政權,建立了游擊隊、少先隊,后又在馬鞍橋成立了村蘇維埃、游擊隊、代耕隊,進行打富濟貧。
  1934年11月下旬,為了沖破“川陜會剿”迷惑牽制敵人,給紅軍渡過嘉陵江北上創造條件,策應在陜南活動的紅二十五軍,由紅四方面軍副總指揮王樹聲領導組織十五個團的兵力向陜南的寧羌進發。
  1935年1月,紅軍大部隊從旺蒼進駐關口壩,22日,在川陜交界的轉頭鋪消滅胡宗南一個營。23日進駐黃壩驛、牢固關等地之后,逐步向回水河、碾盤石及縣城方向移動。郭家壩方面來的另一部紅軍,經三道河、毛壩河、大竹壩、關口壩、茅坪溝向縣城挺進。兩路會合,將縣城重重包圍。
  2月3日晚(舊歷臘月三十),紅四方面軍第十師、十二師各一部為主力,乘過年敵人麻痹之機,向七星池、白馬廟、何家梁發起攻擊。4日拂曉,寧強城破,俘敵守軍600余人,擊斃敵縣長,陜南戰役首戰告捷。寧強解放后紅軍乘勝向陽平關等交通要道進發,全縣交通要道集鎮隨之解放。2月5日,紅軍部隊萬余人,由寧強五丁關、陽平關、鐵鎖關三路向沔縣挺進。余誠斌領導的川陜蘇區獨立第二師留駐寧強,領導新蘇區的建政和擴編軍隊等工作。在地下黨的配合下,紅四方面軍在寧強新建了中共川陜省寧羌縣委、中共川陜省陽平縣委和寧羌、陽平兩個縣蘇維埃政府,寧羌縣蘇維埃政府駐寧羌城內,轄區蘇維埃七個,市鎮蘇維埃一個,鄉蘇維埃三十三個,村蘇維埃八十一個;陽平縣蘇維埃駐陽平關老衙門,轄區蘇維埃四個,市鎮蘇維埃一個,鄉蘇維埃十個,村蘇維埃二十四個,寧強蘇區全面建立。
  二、川陜革命根據地寧強蘇區的歷史貢獻
  第一,擴展了川陜革命根據地版圖,壯大了革命隊伍。1932年第二次國內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工農紅軍和革命根據地大部分也分布在長江流域。紅四方面軍轉戰進入寧強,將蘇維埃紅色版圖擴大到漢江源頭,建立了寧羌縣蘇維埃和陽平縣蘇維埃,兩縣蘇維埃共轄區蘇維埃十一個,市鎮蘇維埃兩個,鄉蘇維埃四十三個,村蘇維埃一百零五個。建立了縣游擊司令部,四個縣游擊大隊,九個區游擊大隊,三十六個鄉游擊大隊,二十七個村游擊隊,有游擊隊員一千七百三十余人。兩縣部分區、鄉、村還建立了赤衛隊、少先隊、兒童團,“紅軍之友社”等群眾組織,為廣泛發動群眾、組織群眾、支援紅軍領導人民翻身革命奠定了可靠的基礎。有力地推動了川陜兩省組織領導的武裝起義,將蘇維埃紅色版圖擴展到遙遠的漢江源頭,為中國革命大本營由南向北轉移建立了一塊強大的鞏固的革命根據地。
  第二,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的反動統治。寧強蘇區建立后,紅四方面軍和寧強蘇區地方武裝公開處決了縣保衛總團副團長等四名首惡。隨后,縣蘇維埃領導各級蘇維埃和游擊隊在紅軍配合下,四處出擊,清剿反動民團和土匪,鎮壓了二十余名反動團頭和土豪劣紳,繳獲了一批槍支彈藥、刀、矛等武器以及糧食、油、肉等物資,鼓舞了群眾,震懾了敵人,鞏固了紅色政權,使沒收、分配地主土地和財物的斗爭得以順利進行。據1959年調查不完全統計,當時全縣十八個鄉蘇維埃沒收地主土地二千零七十一畝,分給五百三十二戶農民,部分村蘇維埃沒收地主房屋三百零六間,分給了九十一戶無房住的窮人。鄉、村蘇維埃共沒收糧食一千零六十七萬斤,除支援紅軍外,四百二十三戶貧苦人家分得了糧食,還有部分群眾分得了衣服、被褥等財物。在做好“打富濟貧、支援紅軍”的基礎上,部分蘇維?;箍沽似椒滯戀鼗疃?,盡管只有部分地區開展“平分土地” 革命活動,但在當時震動很大,影響很深,寧強廣大窮苦群眾更加熱愛共產黨,熱愛紅軍,熱愛蘇維埃政權,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的反動統治。
  第三,傳播了革命真理和共產黨的主張。紅四方面軍和寧強蘇維埃一邊組織和發動群眾開展革命活動,一邊廣泛宣傳蘇維埃革命和中國共產黨關于土地革命的綱領和路線,以口頭宣傳和書寫標語口號等多種形式宣傳紅軍主張。他們還在關口壩、舒家壩、高寨子、羅村壩、胡家壩、金家坪、東山觀等地,利用舊碑石和山體巖石鑿刻固定的標語口號。比如:“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政黨”;“紅四方面軍是?;で釗說?,是川陜窮人的軍隊,也是全中國全世界窮人的軍隊”;“動員民眾團結起來,擁護蘇維埃、參加紅軍”等等。紅軍石刻標語現存有十八通,集中陳列在縣文化宣傳中心,形成一道革命文化景觀。
  第四,廣大進步青年積極參軍壯大了紅軍隊伍。在黨和蘇維埃政府的領導下,寧強蘇區廣泛宣傳黨和紅軍各項政策,蘇區人民把紅軍官兵當自己人,把紅軍隊伍當作自己的子弟兵。年輕人爭著去當紅軍。涌現出許多父送子、母送女,妻送夫、兄弟相爭甚至全家一起參加紅軍的動人情景。當時,僅唐家壩鄉就有七十多人參軍;高家壩鄉游擊隊長黃有娃全家五人參了軍;烈金壩鄉陳錦章除老母親外一家三代十一口人全部參軍;年僅十六歲的譚清林離開父母參加紅軍,在紅軍隊伍當紅小鬼、打旗兵。青年們踴躍參軍的事例舉不勝舉、傳為佳話。據不完全統計,1935年寧羌蘇區兩縣有一千三百六十余人參加了紅軍,壯大了紅軍隊伍。
  第五,為紅四方面軍渡嘉陵江西進創造了條件。1935年1月下旬,紅四方面軍為沖破“川陜會剿”,牽制敵人力量,以減少紅一方面軍前進中的困難,實行西進計劃。2月3日紅軍在寧強打響陜南戰役第一槍,紅軍攻占了寧強、陽平關重鎮,隨即向沔縣、南鄭城郊進發,到22日共殲敵四個團,敵軍連忙調整部署,調動重兵向川陜邊境增援。紅軍見達到作戰目的,遂回師北上,準備渡江西進。亂了敵人“川陜會剿”的部署,達到了迷惑調動敵人的戰略目的。在紅四方面軍取得陜南戰役重大勝利的震動下,敵人驚慌失措,連忙調重兵向陜甘邊境增援。這就為紅四方面軍繼續西進和強渡嘉陵江創造了條件,有力地配合了中央紅軍的行動。
  第六,為革命籌集了大批物資支援。寧強蘇區人民在縣委、縣蘇維埃的領導下,節衣縮食,把支援紅軍做為自己的光榮職責。他們組織起來,向地主豪紳“打糧”。打到糧食后,群眾舉著紅旗,敲鑼打鼓地把糧食、肥豬、油肉、蔬菜送往紅軍駐地。肖家壩鄉蘇百余群眾先后給紅軍送糧三十萬斤;二郎壩每天都有一百多人給紅軍背糧;關口壩區蘇組織群眾平了十三處場地,供紅軍出操和堆放糧草;陽平縣蘇組織上百人的騾馬隊向四川李家坪紅三十一軍軍部運送糧食、鹽巴、大肉等物資十多次。寧羌、陽平兩縣所轄各主要集鎮都設立了招待處(站)。負責過往部隊的接待和糧草的籌措。據調查,寧羌蘇區的兩縣先后籌集糧食一千零六十七萬斤,有力地支援了紅軍大部隊,充分體現了寧羌人民與紅軍的魚水之情。
  第七,為中國革命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與犧牲。在創建和保衛川陜根據地的偉大斗爭中,無數紅軍將士和寧強兒女英勇戰斗,流血犧牲,為中國革命的勝利做出了巨大貢獻。1935年寧羌蘇區兩縣有一千三百六十余人參加了紅軍。其中五百余人犧牲于長征途中,為中國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1935年4月,紅軍撤出寧強后,胡宗南部和地主還鄉團立即卷土重來,成立了縣、區 “整理委員會”。出動部隊、民團和“鏟共義勇軍”瘋狂捕殺蘇維埃干部、游擊隊員和革命群眾,凡參加過蘇維埃、幫助過紅軍的干部群眾無一幸免。縣委宣傳部長王月清等八名紅軍干部戰士慘遭殺害。反動派對革命群眾極端殘忍,槍殺、砍頭、活埋、刀剮、開腸破肚等無所不用,幸存者非傷即殘,家破人亡,大批群眾房屋被燒毀,家被查抄,無數群眾離鄉背井,逃亡他鄉,很多紅軍家屬遭受凌辱,有的被迫自殺身亡。尤其令人發指的是,關口壩鄉蘇維埃糧食委員薛國清被敵人剝光脫衣服,當眾刀剮致死;木瓜樹鄉游擊隊長席廷福被害后,敵人將他的頭割下來掛在巖上,腸子被扯出來掛在樹上;該鄉蘇維埃干部席廷仿尸體被剁成幾大塊示眾。舒家壩鄉土地委員會鄭文緒面對死亡,毫不畏懼,大聲痛斥敵人:“你們這些壞蛋,要殺就殺,蘇維埃的人是殺不完的”;肖家壩鄉蘇維埃糧食委員王建章高呼“紅軍萬歲”英勇就義。據統計,寧強蘇區兩縣在紅軍走后有一百七十人在當地壯烈犧牲,蘇維埃干部面對屠刀,太義凜然,視死如歸,為寧強的革命斗爭歷史寫下了可歌可泣的悲壯篇章。     
  (作者單位:中共寧強縣委黨史研究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