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毅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群眾工作
來源:《中共貴州省委黨校學報》2015年第2期        發布時間:2015-04-23

 

孫  偉

 

  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中國共產黨形成了良好的群眾工作作風,為我們當前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提供了許多寶貴的歷史經驗。陳毅早年就是一個善于做學生工作的領袖,有著堅定的共產主義信念,在經歷大革命洗禮后,又在紅四軍擔任領導工作,在毛澤東的耳濡目染下,陳毅同志群眾工作水平提高很快,并成為當時中國共產黨人和紅軍中一位很善于做群眾工作的杰出典范。陳毅在群眾工作方面的豐富經驗具有時代性、科學性和指導性,主要體現在以下五個方面。

  一、深入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

  中國革命的根本問題是土地問題,土地是中國農民的命根子。只有給予廣大農民屬于自己的土地,使其在經濟上翻身解放,才能獲取他們真正的支持和擁護。陳毅是洞悉這一道理的,他也經常把打土豪、分田地作為一件大事來抓。

  湘南暴動期間,陳毅曾擔任過郴縣縣委書記,他把縣委的工作重心轉到土地革命方面。他經常到各鄉了解和指導分田的工作。郴縣橋口有一戶農民害怕日后地主報復,分給他3塊田不敢要。陳毅親自去給他講“耕者有其田”的道理,還說:“你實在怕,就讓分田的把那3塊田寫在我陳毅名下好了。田歸你種?!痹誄亂愕耐貧?,郴縣的插標分田搞得風風火火,很快趕上了鄰近各縣。[1]P63-64

  1930年7月初,擔任紅二十二軍軍長的陳毅在于都和東河行委一起,將河東的地方武裝集中整編,統統編入第二十二軍。7月15日,在于都召開東河行委擴大會議,陳毅在會上提出了“馬上分田割禾,抽多補少,抽肥補瘦,無條件分房屋,分山林,分池塘”[2]P149等8條意見,推動了當地土地革命的進程。

  1931年7月20日,中共贛南特委發布書記陳毅主持制定的關于肅反、沒收土地與第三次反“圍剿”戰爭的準備等的緊急通知,要求各級黨部堅決、毫不動搖地做好沒收、分配土地的工作,并把這些工作與第三次反“圍剿”戰爭的準備密切聯系起來,[2]P160-161

  1932年3月,紅四軍攻入長汀縣,之后陳毅便帶領第一縱隊奔赴三十里外的新橋做群眾工作。來到新橋,陳毅不進深宅大院,專門選了共產黨員王仰顏家低矮的土屋住下。白天他走遍新橋山山水水,訪貧問苦,調查研究。晚上,松明燈下,在土屋前集合著男女老少,向他們宣傳打土豪、分田地、武裝奪取政權的意義。不久,陳毅根據掌握了解的情況,在大崗召開了群眾大會,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就這樣,在陳毅親自發動下,五天時間,新橋農民群眾打土豪十八家。那幾天,他和戰士幫助群眾到處燒契廢債、殺豬出谷、分田分地、籌糧籌款,窮苦人真正翻身了。[3]P91-92

  二、真心關心群眾生活,體察人民疾苦

  陳毅非常關心群眾的生活點滴,從小處入手,幫助他們解決一些在生產、生活中遇到的實際困難,真正做到“體恤民情、關心民瘼,解決民難”。他相信人民、依靠人民、忠于人民,將人民的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位置。

  在艱苦的井岡山斗爭時期,陳毅就對老百姓關愛有加,雖然戰事頻繁,但仍不忘解決他們的生活問題。1928年深秋,他因腿傷住的大井村,就經常夜晚拄著拐杖到群眾中去訪貧問苦,白天帶著通訊員幫助軍屬割禾搶收。陳毅大井割禾的故事在井岡山流傳一段佳話,他真正與群眾打成一片,贏得了群眾的擁護。

  中央蘇區時期,陳毅還號召群眾進行生產自救,努力恢復和發展生產,并采取一系列的政策措施組織群眾生產,幫助群眾排憂解難。據何長工回憶,陳毅在興國擔任贛西南特區委書記時,一面出色地搞好政權建設,一面還發動群眾開展生產運動,改善人民生活。[3]P92通過調動群眾的生產積極性,既可以支援革命戰爭,又可以改善群眾自己的生活狀況。

  1929年9月28日,陳毅專門赴上海向中共中央匯報了紅四軍的各方面情況后,他又按照周恩來同志多次談話和中央會議的精神,代黨中央起草并經周恩來審定的《中共中央給紅軍第四軍前委的指示信》(亦稱“九月來信”)。

  該文件內容豐富,且專門有一部分談到了“紅軍與群眾”的工作,其中特別指出了紅四軍和地方各級黨委要重視解決群眾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困難?!扒拔詮ズ雎粵慫降厙褐詰娜粘6氛?。紅軍本身是一種階級的集聚力量,所到地區豪紳等多已聞風逃竄,群眾在軍事力量掩護下勇氣倍增,一切行動自然是政治的或軍事的,但黨的指導絕不要忽略群眾日常生活上許多未解決的問題。全國有蘇維埃區域的黨均忽視了這個問題。紅軍四軍經過許多群眾未曾發動的地方,不要只是提出一般的政治口號,應該細心去了解群眾日常生活的需要,從群眾日常生活斗爭引導到政治斗爭以至武裝斗爭。這種斗爭才是群眾本身所需要的,才不是單純軍事力量的發動,才不是少數個人英勇的硬干,才會團結廣大群眾在黨的周圍。對于地方黨部工作之幫助,特別要指示這一點?!痹諤傅匠錕罟ぷ魘?,還提出“要經過群眾路線,不要由紅軍單獨去干”[4]。這是目前所發現的中央正式文獻中第一次明確使用“群眾路線”的提法。

  三、鼓勵群眾監督政府的工作

  陳毅在中央蘇區時期,曾經鼓勵廣大工農群眾參與對政府工作的監督,如批評政府工作以及反對貪污腐化現象等,調動他們的積極性,以推動建立一個堅強而有工作能力的地方蘇維埃政府,以鞏固蘇維埃的基礎,真正讓政府代表人民的心聲,為人民謀福利,最終推動革命工作不斷向前發展。

  1932年4月1日,江西全省蘇維埃代表大會即將召開,但陳毅發現不僅無成績令人滿意,而且仍存在很多的問題亟待解決。第一,不會聯系到發動群眾的階級斗爭到現在省選的空氣在各地非常沉寂,群眾還不曉得有這一回事,還沒動員起來把分土地分谷物打土豪等斗爭與省選聯在一起;第二,無領導狀態,省蘇到現在沒有接到一張關于省選進行的報告;第三,蘇維埃工作人員如負重責的同志并不曾親身去群眾中做各種報告和工作意見,熱烈去發展群眾的討論傳播全蘇大會及中央政府的決議領導反官僚腐化的斗爭;第四,各地黨部與群眾團體沒有把省選當成一個中心工作,一般的注意到分土地、武裝、肅反、財政。

  陳毅指出,這些錯誤如不及時糾正,那么后果是嚴重的。鑒于群眾最關注土地問題,他建議省選也須聯系到土地問題。他指出,在省選前徹底分田完畢,要徹底分田就要改造鄉蘇維埃,要選出在分田斗爭中積極正確的農民到省蘇大會,不準破壞分田的分子參加。對城市工人群眾,更要提出省選聯系到他本身問題,如工人群眾選舉自己的積極代表到省蘇大會,在省選中密切保障工農的聯盟,建立工人階級對省選的領導作用。他還提出,要把省選視為當前的中心工作來抓。

  他呼吁,蘇維埃的工作人員以及革命的前進戰士們,自己應投身于身政府選舉工作當中,要在廣大群眾面前去作宣傳鼓動吸收群眾來參加省選,來了解全蘇大會決議,每一個革命同志應積極參加其一分的選舉,從鄉區縣直到省,挨門挨戶作宣傳工作,特別是為群眾所知道的參選代表,要把群眾的痛苦與需要用自己的口講出來,對群眾的問題提正確的主張來解決,把黨與中央政府的決議政綱解釋給群眾聽,讓群眾選出自己要選的代表,這樣去贏得群眾的信任。[5]

  四、正確處理群體性事件

  在土地革命戰爭初期,由于黨處于幼年還不成熟,因而會犯一些“左”的錯誤,難免會出現群眾的不理解,甚至對立的群體性事件。陳毅能冷靜地找出問題的根源,有效控制事態發展,不擴大懲罰范圍。

  湘南暴動期間,湘南特委提出了“焦土戰略”,為了企圖使敵軍進入湘南后無房可住,無法立足,不打自垮,不攻自潰,硬性推行焚燒湘粵大道兩側30里內房屋和燒毀郴州等縣城的決定,導致敵對情緒劇增。1928年3月12日,中共郴州縣委在郴州城隍廟召開群眾大會,貫徹湘南特委的燒毀政策時,階級敵人利用群眾的不滿情緒,當場殺害中共郴州縣委書記夏明震等領導干部和一些共產黨員。朱德、陳毅聞訊后,即由陳毅率2個連趕到郴州,參與平息了此亂。不久,他又被任命為郴縣縣委書記,糾正了一些“左”的錯誤做法。[2]P107

  面對紛繁復雜的各種矛盾,作為縣委書記的陳毅沒有亂了方寸,而是非常冷靜地進行了善后處理。他首先恢復和整頓了縣委、縣蘇維埃領導班子的工作,在湘南特委的指示下,建立肅反委員會和革命法庭,同時花很大的精力深入調查研究,查清事情真相。在獲得翔實可靠的材料后,對于參與“反白”的人根據不同情況進行了相應的處理。對個別證據確鑿的首惡分子堅決鎮壓,但對于絕大多數受煽動的普通群眾,只要不繼續堅持錯誤,一律既往不咎。原來是干部的,不責令檢討,不給予處分,仍按干部使用;原來是農會會員的,仍然承認其為會員;原來是赤衛隊員的,仍然承認他的身份。

  陳毅與湘南特委研究,并在縣委會上統一了認識,在局面得到完全控制后,仍以縣委的名義決定再次在城隍廟召開群眾大會。這次大會又有數千人參加。陳毅當眾宣布,縣委對于執行燒城和焚燒湘粵大道兩側房屋的錯誤決定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宣布取消錯誤的決定,并代表縣委向群眾做檢討?;岷?,發布公告,規定不準焚燒房屋,不準強迫搬家,不準造謠惑眾等。[1]P62-63

  由于各級黨組織及時發現問題并調整政策,才使這次“反白”事件得到了較為圓滿的解決,緩和了黨群關系、干群關系,推動了革命運動繼續發展。不久,郴州恢復了正常的社會秩序,人心又歸向了共產黨和蘇維埃政府,出現了一派欣欣向榮的紅火革命場面。這其中,與陳毅的不懈的努力和細致的工作特別是妥善處理分不開的,這也是中共早期處理群體性事件的一起成功案例。

  五、緊密依靠群眾,使共產黨和紅軍渡過難關

  三年游擊戰爭時期,陳毅領導的南方游擊戰爭處于極度困難之中。他堅信只要堅持,勝利最終屬于我們;但他也深知,要使黨和紅軍渡過難關,必須緊密依靠群眾,?;と褐誒?,與群眾同呼吸、共患難。

  1934年12月20日,當中央紅軍主力長征之后,有少數無氣節的、不堅決的或假冒革命的投機分子乘國民黨深入蘇區的時候,背叛革命投降白軍。有的替白軍帶路來殘殺群眾,有的替白軍作欺騙宣傳,強迫群眾上敵人圈套,幫助白軍殘酷地屠宰工農群眾,血洗蘇區。時任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辦事處主任的陳毅發布緊急命令,作了8條具體的規定,動員廣大工農群眾,積極擊殺革命叛徒,以此作為戰勝敵人、保衛蘇區最主要的條件。這項命令也對安定人心、鞏固內部,遲滯國民黨軍的進攻,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如“對于革命叛徒及反動分子,凡我工農群眾及紅色指戰員均有權就地擊殺,事后報告蘇維埃和上級。努力這一光榮事業的同志,蘇維埃應予以獎勵。凡屬叛徒與反動分子的家屬,能自動揭發叛徒、反動分子的陰謀,向蘇維埃報告的,予以模范蘇維埃公民的光榮稱號并獎勵之,同時即將叛徒反動分子本人的財產留給該家屬不沒收”?;構娑ā胺補づ┤褐?,一時受敵人欺騙走入敵方,甚至被迫加入民團等反動組織,只要不積極幫助白軍團匪等進攻蘇區,不參加反革命的工作,一概不加追究,歡迎來革命,其留在蘇區的家屬及財產予以?;ぁ盵6]。

  國民黨軍對游擊區進行了最殘酷的、最瘋狂的、最無人性的清剿,還采用了種種辦法切斷游擊隊與群眾的聯系,但是老百姓卻千方百計、冒著生命危險地幫助和支援游擊隊。據陳毅回憶,敵人把老百姓抓來吊打,壓杠子,老百姓始終不講,不叛變。他們說:“我們要死只死一個,頂多死一個,不害共產黨?!彼竅嘈漚錘錈歡ㄒだ?。紅軍戰士經常感動得流淚,表示不辜負老百姓的支援。紅軍對自己很節省,而對群眾卻很豪爽。敵人把老百姓的房子燒了,游擊隊給錢幫他修起來;坐了班房共產黨幫他保出來;老百姓被打死了,紅軍送錢去救濟。這樣,老百姓也很感動。正是在人民群眾的支援下,紅軍最終渡過了難關。[7]P518-519

  1935年6月,陳毅腿傷的傷口復發,就在大余彭坑周三娣家養傷。她的家住在一個山溝里,獨門獨戶比較安全,成為游擊隊的一個秘密聯絡點。她不但對陳毅進行精心照料,而且幾次大智大勇地掩護了陳毅等人躲過敵人的“搜剿”。陳毅為了感謝她對革命的幫助,根據她經常提著一只籃子,裝成打豬草的樣子,把飯藏在豬草下面送到山上給游擊隊員們吃,就給她取名“周藍”。 [7]P546解放后,陳毅還委托大余縣的縣長慰問周藍嫂,以表彰她對游擊戰爭的貢獻。[8]

  在人民的支援與幫助下,陳毅一次次成功脫險,并最終取得了三年游擊戰爭的勝利。1936年夏,他在《贛南游擊詞》中深情地寫道:“靠人民,支援永不忘,他是重生親父母,我是斗爭好兒郎。革命強中強?!盵9]

  啟示

  綜上所述,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陳毅充分認識到紅軍不能只負責打仗,還要始終堅持群眾路線,即“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幫助群眾建立革命政權”[10],這是紅軍的一項重要任務。他非常熱愛做群眾工作,重視做群眾工作,而且善于做群眾工作,能很好地處理與群眾的關系,真可謂群眾工作的大師。他的實踐對當今廣大領導干部做好群眾工作有哪些啟示呢?

  1.時刻注意民生問題的解決,體察民情,真心實意地為群眾謀利益。時刻設身處地為群眾著想,始終保持黨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

  2.注意群眾工作方法,善于使用群眾的語言,關心群眾的冷暖。拉近同群眾的距離,真正解決好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的根本問題。

  3.率先垂范,身先士卒,不擺官架子,不搞特殊化,迎難而上。帶頭搞好黨群關系、干群關系,爭做踐行群眾路線的表率。

  4.顧全大局,對少數不明真相的群眾對黨的一些不理解、過激的行為能做到理性客觀對待。耐心勸說、勸導,以轉變他們的成見和誤解。

  5.牢記黨的宗旨,改進工作作風。特別是要掃除人民群眾深惡痛絕、反映最強烈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等“四風”問題。

 

  參考文獻:

  [1] 胡石言,等.陳毅傳[M].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1993.

  [2] 劉樹發.陳毅年譜:上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3] 粟裕,等.回憶陳毅[Z].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

  [4] 周恩來.周恩來選集:上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36.

  [5] 陳毅.江西全省選舉運動中各地的錯誤及如何糾正[N].紅色中華(第7期),1932-01-27.

  [6] 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南方三年游擊戰爭·綜合篇[G].北京:解放軍出版社,1994:208-209.

  [7] 陳毅,等.回憶中央蘇區[M].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6.

  [8] 傅克誠.蘇區干部好作風[M].北京:中國方正出版社,2007:145.

  [9]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陳毅詩詞集:上冊[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1:33.

  [10] 毛澤東.毛澤東選集:第一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86.

 ?。ㄗ鰲≌? 中國井岡山干部學院副教授、博士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