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甘革命根據地是土地革命戰爭后期全國“碩果僅存”的革命根據地
來源:中國共產黨歷史網2014年10月09日        發布時間:2014-10-13

石仲泉

1927年大革命運動失敗后,在西北地區,以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陜甘邊區革命斗爭的實際相結合,創造性地運用毛澤東“工農武裝割據”思想,充分地展現了“后發優勢”。他們創建了陜甘邊革命根據地和陜北革命根據地。這兩塊根據地在1935年6月后連成一片,形成陜甘革命根據地。此時,由于各路紅軍紛紛戰略轉移,就革命根據地而言,如毛澤東所說,這里是土地革命戰爭后期留下的唯一的一塊革命根據地。習仲勛將其概括為“碩果僅存的一塊根據地”。

陜甘革命根據地為什么能“碩果僅存”呢?最重要的原因有三點:

一、有以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為代表的共產黨人堅持井岡山道路思想的正確領導。陜甘地區在大革命失敗后,爆發的武裝起義并不比全國其他地區少,但革命根據地卻在相當長時間未能建立。1932年8月,劉志丹見到組織發動兩當兵變的習仲勛時說:“幾年來,陜甘地區先后舉行過大大小小70多次兵變,都失敗了。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軍事運動沒有同農民運動結合起來,沒有建立起革命根據地。如果我們像毛澤東同志那樣,以井岡山為依托,搞武裝割據,建立根據地,逐步發展擴大游擊區,即使嚴重局面到來,我們也有站腳的地方和回旋的余地。現在最根本的一條,是要有根據地?!?932年3月,謝子長、劉志丹領導的陜甘游擊隊,先是在甘肅正寧建立寺村塬游擊根據地;同年12月開始在照金創建陜甘邊革命根據地。1933年11月,中共陜甘邊區特委決定創建以甘肅慶陽南梁為中心的陜甘邊革命根據地。此后的陜甘革命根據地主要是以南梁根據地為中心,以關中根據地和陜北根據地為南北兩翼,在開展土地革命、執行建設根據地的正確方針政策的基礎發展起來的。它東臨黃河、西接環縣、南到淳耀、北達長城,面積達3萬平方公里、人口90萬,建立有20多個縣蘇維埃政權。在其他革命根據地丟失后,它像紅星一樣照耀著中國。

二、有渴望參加革命斗爭的貧苦民眾,深入地群眾工作使根據地獲得深厚的群眾基礎。陜甘邊區土地貧瘠,物產稀缺。長期以來,廣大貧苦民眾反抗剝削階級殘暴統治的斗爭接連不斷。這是大革命失敗后該地區武裝起義風起云涌的歷史根基。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共產黨人,在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中,始終關心群眾,維護群眾利益,并不斷地組織群眾、武裝群眾,建立群眾團體,調動了廣大貧苦農民的革命積極性,為擴大紅軍和革命根據地,鞏固新生紅色政權,奠定了堅實的群眾基礎。同時,他們也成為深受邊區人民愛戴的群眾領袖。毛澤東稱贊道:“我們剛剛到陜北,僅了解一些情況。但我看到人民群眾的政治覺悟很高,懂得許多革命道理。陜北紅軍的戰斗力很強,蘇維埃政權能夠鞏固地堅持下來,我相信創造這塊根據地的同志們是黨的好干部?!彼蘭哿踔鏡の叭褐諏煨?,民族英雄”;評價謝子長為“民族英雄,雖死猶生”;贊許習仲勛是“從群眾中走出來的群眾領袖”。

三、有利于開展游擊戰爭的自然地理條件,實施機動靈活的戰略戰術,多次粉碎敵人的進攻和“圍剿”,使根據地得以鞏固和發展。根據地橫跨陜甘兩省,子午嶺縱貫其間,溝壑縱橫,地勢險峻,易守難攻。它的東、西、北面是滾滾波濤的黃河天險,既可成為防御國民黨軍進攻的天然屏障,又可以此為依托,南進直逼關中,鉗制咸榆大道;西進開辟隴東,威脅蘭州。既惡劣又獨特的地理環境,使國民黨統治集團難派重兵防守,且能制約國民黨軍隊優勢裝備的發揮。20世紀30年代前期,陜甘地區統治當局多有更迭,政治形勢動蕩。這些都為劉志丹、謝子長、習仲勛等共產黨人開展游擊戰爭,實行工農武裝割據,創造了有利的客觀條件。

劉志丹等領導人也有一套開展游擊戰爭、實行工農武裝割據的正確戰略戰術。1933年10月,劉志丹在照金對習仲勛說:我們應該在敵人統治薄弱的地方,三不管的地方,各種地方勢力有矛盾的地方,去建立幾個游擊區,逐步發展成根據地。在敵人進攻面前,互相配合,牽制敵人,分散敵人兵力,瞅準弱點,伺機消滅敵人。這就是古人說的“狡兔三窟”。這兩年我們先后在華池地區、三原武字區和照金地區建立了游擊區和小塊根據地,回旋余地就很大。劉志丹還說:打仗一定要靈活,不要硬打。游擊隊要善于隱蔽,平常是農民,一集合就是游擊隊;打仗是兵,不打仗是農民,讓敵人吃不透。劉志丹“狡兔三窟”的戰略戰術,使根據地的各個區域在反“圍剿”斗爭中實現了協調行動,初步展現出重點區域與牽制區域相配合、內線作戰與外線作戰相呼應、主力紅軍與地方游擊隊相支持、游擊隊與群眾武裝相結合的武裝斗爭格局。毛澤東深表贊賞地說:劉志丹創建的陜甘邊根據地,用“狡兔三窟”的辦法,創出局面,這很高明。(作者系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原副主任

?